孤乜

想写-_-||懒得写

【全职】信仰

*依旧不是女装
*意义不明
*←_←请不要管这个辣鸡的疯子
*大下周考试心好累(´ . .̫ . `)
*叶修视角be,一发完,短小
*腐向





        呦,人类,是你呼唤了哥吗?

        居然用那么多人去血祭,就为了召唤出哥这么一个“东西”?

        嗯?想见哥?为什么?

        真相?你想知道什么?先说好,哥可不一定告诉你哦。

        什么?你说《全职高手》?哥当然知道了,哥可是好不容易才从那儿“逃出来”呢。

        “逃”是什么意思?呵,这算是你问哥的第一个问题吗?

        当然是字面意思了,哥是“逃”走了啊,从世界里。

        嗯?哥为什么一直在自称哥?角色偏差啊,小笨蛋,亏你一直被当成同人写手。

        阿呀,别露出这种表情嘛,这种事从你费尽心思想见哥一个虚拟人物来看,就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不自然?哪儿不自然?你这面具可没遮着整张脸,就你那点儿小心思,一下就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行了,还问不问了,不问哥可就走了。啧啧啧,白白浪费了这一地的祭品哦。

        其他人?

        哼,那些所谓的人气角色倒是真的逃出来过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过”?情绪不用这么激动,他们的确是出来“过”啊。只是最后都死掉了而已,就在哥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 好了,别激动别激动,问问题要心平气和一点嘛。现在告诉哥,你的第二个问题是?

        怎么…“逃”…么?

        呵,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挺简单的,你只需要做到几件事:
一、察觉到世界在变化。
二、坚定的认为这是一个假世界。
三、鼓起勇气自杀。
四、坚信自己不会死。

        诶诶,哥说你抖什么啊,你又不会经历过这些。不过说起这个,哥倒是想到了一个很无聊的家伙,那家伙硬生生在世界规则里找出了漏洞来,知道了另一种逃出去的方法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 告诉你?恐怕不行啊,那家伙不会让的,哥可不想被诅咒死。

        好了好了,来,该下一个问题了,妹子。

        啧,怎么死的?这你可是问了一个很庞大的问题啊。

        哥从头开始说吧。

        在全职高手这本书完结之后,或者更不如说是出名之后,大量的同人包含着愿力开始改造原著世界,而当真正的作者撂笔后,愿力所能改变的也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但出自不同源的愿力是有矛盾的。

        记忆和行为开始变得混乱,整个世界的时间及空间也总在发生改变,而其中对一切影响最大的,就是最初的“印象”。

        给你讲个笑话吧,虚空那两个鬼是怎么意识到不对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发现自己战队的人在变浅,李迅和盖才捷还好说,只是有种褪了色的老照片的感觉,像葛兆蓝和杨昊轩那些出场不多的角色,几乎都要变成人形的空气了,整个身体完全看不清,比什么虚空双鬼像鬼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就是因为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浅,才会变成那种类似背景板的东西的。说不定透明状态,可以偷窥女澡堂之类的?嘛,不过前提是他们还有自己的意识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 唉,妹子,哥给你讲笑话,你倒是笑一笑……嗯?你说什么?哥没听清。

        哎呦,这你可就太天真了。哥之前可是说过脱出条件有四条的,完成第一条的人多了去了,但要是想出来可比这难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 你就比如说喻文州吧,那个心赃仅仅是几天就察觉到了不对,他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去交了一个女朋友,结果这一交可就出事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 同人圈子里对喻黄的呼声挺大,黄少天虽然脑子不笨,但也开不了喻文州那么大的脑洞,就潜移默化得被影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 文州那边刚刚确认了事实,一通实验之后,就准备道具要开始脱出世界了,结果刚要对自己下手少天就闯进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刚被他交女朋友的事刺激到,这时又撞见他“自杀”,整个人都不好了,抓着菜刀一言不发地就向喻文州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倒是当真对他好,血流满地还不忘告诉他一句:少天,不会死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黄少天逃出来了,再没说过一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 其他人也都类似,因为世界的变化太大了,察觉不到的人反而没有几个,抱着真正信念的都逃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但他们开始陷入一种纠结。

        继承了作者心中的样子以及读者心中的样子所诞生的意识,真的还是“自己”吗?

        或者说真正的自己到底有没有诞生于这个世上呢?

        自己所认为的“真正的自己”是否真的是自己呢?

        他们开始纠结于这些问题,不过也是理所当然的啊,我们这种由愿力构成的畸形存在有着原本人物的经历,感受,记忆,情感,外形……却不再是原本的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很慌张,然后就一个个在哥眼前自杀了。

        嗯,完了,就这些。再问下去哥也不会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 好了,妹子,你时间也不多了,血快流干了吧?还有一个问题的时间,想问什么快问吧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苏沐秋?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(…你果然还是问出来了……)

        记得我之前说的一个挑衅世界规则的傻子吗?

        那个傻子发现名额是可以交换的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,作为一个妹控,有一天,他终于进化成了死妹控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别哭。睡吧。

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别哭。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一片血色的祭坛上,浑身笼罩在黑袍下的人形俯下身,伸出一只苍白而修长的手,轻轻摘下了女孩脸上的面具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无知不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 男人感受着身体里彭湃的力量,却用一种要哭了一般的神情空洞的望着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就那么信我?”

        他掀开自己的黑袍,露出了遍布伤痕的瘦削身躯,每一道伤痕都可以看出是姓名的轮廓,同时涌动着与逝去的女孩儿所传来的相同的能量。

        被灌输能量的疼痛感消失后,男人的身上又多了一道伤痕,这道伤痕很清晰,清晰到可以看清那个名字的一笔一画:

        苏  沐  橙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真是个恶劣的家伙”……让人意识到的情况悲惨的让人想哭。

       男人脸上开始呈现出一种奇妙的表情,像是在哭,又像是在笑。

       他紧紧的抱住自己,轻柔的抚摸身上的伤痕,一遍又一遍的,呢喃着:
       “…无知……不好么…?”




在下的报社作(≖͞_≖̥)
有点晦涩,看不懂可以问在下(T_T)
顺便,恶劣的家伙,是指在下´_>`
嗯,就酱ಠ_ಠ

评论(10)

热度(77)